English

行业新闻

亚洲:天然气需求新增长极 如何化为产业发展新动能

来源:2019-09-19查看:

摘要:亚洲:天然气需求新增长极 如何化为产业发展新动能。...

    在天然气市场重构过程当中,监管行业的改革发挥了重要作用。天然气市场化改革带动天然气市场的重构,意味着原有的监管模式和监管办法要发生根本性变革。在改革过程中,监管的出发点是保护消费者利益,特别是通过有效监管让消费者获得相对合理的价格。但是消费者福利不单纯是价格问题,还包括服务质量、服务可靠性等因素。如果考虑这些因素,监管就需要从过于着重对价格的监管转向更广范围,特别是通过提升整个天然气产业链运行效率和方式提升消费者的福利。
    陆丰 上海期货交易所副总经理
    我国天然气市场化改革进入深水区,亟待建立完善的市场化机制。我国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稳步推进、天然气基础设施日渐完善等都将改变我国天然气产业格局。我国原油期货国际化试点已初具成效,其经验可复制推广至天然气期货。天然气期货合约设计时应考虑计价货币、价格含义、交割方式、参与主体和交易标的等问题,同时应着重注意标的物和交割方式的选择。
    付少华 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副总经理
    我国天然气市场化定价趋势不可逆转,采用交易中心价格定价的比例将逐步提升。2018年,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完成天然气交易量604亿立方米(双边),占全国天然气消费总量的11%。2019年上半年,天然气双边交易量突破26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09%。同时,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正探索推动储气库产品市场化交易。通过储气库气体交易和库容交易两种模式的灵活组合,能够有效提高天然气贸易的风险承受能力,既有助于提高储气库利用效率,发挥储气库经济价值,破解国内储气困局,提高我国天然气调峰能力,又是落实国家天然气基础设施对第三方公平开放政策的具体举措。
    天然气行业面临挑战,加强多领域、多维度合作至关重要,亚洲地区缺乏完善的区域市场机制和定价机制,没有得到公认的全球价格指数,长期存在亚洲溢价等都成为亚洲天然气产业不得不正视的问题,应对这些挑战,需要亚洲各国之间以及本国多行业、多部门、多层次之间的交流和合作,共同推动天然气市场的持续健康发展。
    杨雷 国家能源局油气司副巡视员
    当前,中国、印度、新加坡、日本和韩国等亚洲国家的天然气市场化改革正迈向纵深,这为亚洲天然气市场注入了新动能。同时,也应看到亚洲地区依然缺乏完善的区域市场机制和定价机制,没有能够得到公认的全球价格指数,而且长期存在亚洲溢价的问题。可再生能源随着政策支持,尤其是技术进步和成本降低,现在已经能够和煤电平价,这对天然气来讲也是巨大的挑战。天然气行业的从业者不能仅在行业内部讨论问题,要从更宽广的视角思考天然气行业的发展。
    赵文智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
    2018年,中国页岩气产量108.8亿立方米,成为世界第三大页岩气产气国。中国天然气在2015~2035年有望实现产量倍增,届时页岩气也将成为天然气产量增长的主体。同时,也应看到,页岩气上产工作量大,参与单位多,保障工程施工质量、控制成本与组织难度大,需精心运筹,保证进度。我国页岩气地面与地下条件复杂,施工征地、企地关系与地质灾害等非资源因素对上产节奏影响较大,需要高度重视。页岩气高效开发需要关注提高区块采收率问题,应从立体井网、合理井距与生产制度多方面综合施策。建议加强深层页岩气低成本关键技术与装备攻关;加快深层体积压裂工艺,非海相薄层精准钻井技术,全可溶桥塞、旋转导向工具等关键技术与装备攻关,释放低品位页岩气潜在产能;实行差异化税费政策,给予页岩气稳定的扶持政策。
    陈蕊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天然气市场研究所所长
    建议亚洲国家在围绕取消目的地限制条款和LNG转口贸易分成方面、基础设施共享方面以及建设亚洲天然气交易中心方面加强合作。
    目的地条款、LNG转口贸易利润分成违反公平竞争原则,不利于区域市场流动性和能源稳定供应。亚洲地区已成为全球LNG贸易的中心,稳定供应已成为国家能源安全的首要议题。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加强亚洲国家天然气生产、输配和消费之间的信息共享,建立进口协调与沟通机制有利于亚洲地区天然气稳定供应和能源安全。亚洲国家可以借鉴欧美天然气交易中心经验,正视亚洲国家建设天然气交易中心过程中面临的挑战,合作建设亚洲地区的天然气交易中心。